“拆二代”暴富生活羡煞城里人 保健品管理或注册备案双轨并行

17/10/03

  春节期间,久居大城市的王群回到西安农村老姑家走亲戚发现,自己在大城市打拼多年并没有追上大姑家华丽转身的节奏,由于某大项目的落户,大姑家附近的家庭,基本上家家成了百万富翁,户户免费分四五套房子。很多有抱负、有眼光的农民家庭都办起小实业,走上了因拆迁而可持续良性发展的富裕路。表兄弟们,以“拆二代”自称,过着幸福的生活。(2月18日《中国经济周刊》)

  翻滚羡慕嫉妒恨啊

  2014年7月,《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12月30日,全国人大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二次审议稿)》,关于保健食品的注册,两次草案均提到了实施备案制。行业内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保健食品注册制向备案制的过渡是一个逐步的过程,目前注册制与备案制双轨并行的方法更适合国内市场实际情况。
  草案二次审议稿第七十一条规定,使用新原料的保健食品和首次进口的保健食品应当经国务院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注册。但是,首次进口的保健食品中属于补充维生素、矿物质等营养物质的,应当在上市销售时报国务院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其他保健食品应当在上市销售时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
  中国保健协会理事长张凤楼赞成保健食品实行良好的生产规范,实施保健食品分级分类注册和备案管理的法律制度。“从严格的注册又改变为绝大部分产品宽松的备案,我认为这样的大跨度法制变化,是不是能够起到严格监管的作用,令人堪忧。”另一方面,保健食品的注册制度实行近20年,大量不安全的、功效评价不合格的产品没有通过注册,保障了产品的安全性和消费者的利益,如果取消注册,必将产生一系列的安全问题,“产品功能标准管理得不到实施,行政执法监督将失去法律依据,已经建立的法律法规规章体系将遭到彻底破坏。”

  朱庆义:话说我家亲戚也有拆迁致富的,在拆迁之前,他们几乎是靠我们的接济过日。突然间,他们每一家都有了400多万,却开始看不起我们了!说我们老土,抠门,玩个牌上百的都不敢……

  石头一点点:我们这里开保时捷的清一色拆迁户,不知道分了多少套房,反正人家干啥事都是:没事,卖套回迁房就有了,牛气得很,当个保安开X5上下班,哎……

  煃翼:我认识一个农村人,拆迁后换了3套房子(姑娘一套,儿子一套,一套自用),一台十多万的车——我们城里人有啥?不说了,都是泪。求一亩三分地。

  纳闷不同拆迁不同命

  愤怒的牛:我们村子拆村三年了,都没有动工盖回迁房,貌似村干部肥了。

  平安祥和:有的拆成富二代,有的拆得家破人亡。

  丽丽:北上广深附近的拆迁户更爽吧!

  担忧天降富贵是福是祸

  度度:与“官二代”、“富二代”相比,大部分“拆二代”在暴富前没有一个逐渐拥有财富的过程,无论从心理上,还是从能力上来讲,都没有为拥有大笔财富做好准备。

  丫丫:今年回去,家彻底变了,房子没了,土地没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也不齐了,为了点拆迁款,几十年没红过脸的一家人,现在连面都不愿见了……拆迁是暂时给了我们一定的财富,可我们失去的是永远找不回的东西,家人的勤劳质朴不复存在了!

  櫖?-miles:我的房东七八年前还是个北京穷\L丝,一拆迁,12套房,立即不上班了,买了辆跑车,他儿子天天带不同的漂亮女孩回家。每个月四万多元的房租收入,培养的是垮掉的一代。人啊,俭以养德,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

  网易长春网友:在我们这里,领低保的有一半是昔日的拆迁户。一般而言,拆迁后第一时间拆迁地就会出现赌场,就会有连夜输掉所有拆迁款的人。然后陆续有人买车和高消费,一般三到四年就会有大批拆迁户来社区诉苦,真正投资或投资成功的拆迁户很少很少,能把拆迁款放银行让钱慢慢贬值的都算是有头脑的了。

  点评

  “拆二代”别在城市中迷失

  严辉文:前几天情人节的时候,有媒体“街采”时要求被采访对象对前任说句话,一个受到热捧的神回复竟是:“我家马上拆迁了”!

  不过,一些“拆二代”在迎来突如其来的幸福之余,心态也会随之而变,可能会出现人生的迷惘期,媒体报道拆迁户群体中较为普遍的炫富、奢侈消费、厌学、不思进取的现象即是例子。

  财富从天而至,许多人暂时还无心思考下一步的人生走向何处。许多“拆二代”还看不到坐吃山空的可能性。他们勇于争取静态利益,被眼前的财富所迷惑,却怯于思虑创造未来。显然对眼前“拆迁财富”的挥霍,流失的不只是年轻且不能重来的日子,甚至也是在一点点地“拆解”自己的幸福。

  “拆二代”当下最严峻的问题是如何实现向现代城市人的转型。“拆二代”要不被社会边缘化,不被时代所抛弃,尤其需要“立起来”。“拆二代”现在有了以前求之不得的财富,正好可以为立志转型提供物质条件,只有追求知识、智慧和创新精神,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点评

  无需对“拆二代”道德绑架

  王传涛:“拆二代”们的幸福生活,是他们用正当而合法的生产资料换来的;在拆迁建设过程中,他们能够获得合适的补偿款,在地方发展的过程中分得一杯羹,这是他们的福气和运气,也是他们的正当权利。这些权利,受《拆迁条例》和《物权法》的保护,是他们应该得到的。现代社会之中,按土地等生产要素取得分配收入,既不违法,也不违背常理。他们出生在城乡接合部或是离大城市较近的工业区附近,这是从他们一出生就决定了的,而附加在这上面的种种权利和福利,他们有权享有。

  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就不需要被道德绑架。而且,他们中的多数,也正在苦心经营着自己的资产。“拆二代”中的相当一批人是追求上进的。(专题整理小强感谢新浪网易腾讯网友)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备用http://www.toosui.net/,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