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助力“草根”跨过信托高门槛 北京国庆假期本市及进京载客汽车不限行

17/06/18

  作为投资品中的大块头,信托既以其收益高而让投资者欲罢不能,又因其门槛高、流动性差而“想说爱你不容易”。面对潮水般涌动的互联网金融,信托业的高门槛还能“高”多久?

  20%的高端财富

北京国庆假期本市及进京载客汽车不限行

  9月30日电 据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官方微博消息,北京交管局日前发布公告称,2015年10月1日至7日、10月10日期间,北京市机动车不受工作日高峰时段区域限行交通管理措施的限制;非北京市进京载客汽车不受7时至9时、17时至20时禁止在五环路(含)以内道路行驶和9时至17时按车牌尾号区域限行交通管理措施的限制。

  如何接上80%的草根“长尾”?

  去年底,一款名为“信托宝”的产品在高搜易网站推出,不到10分钟便被抢购一空。网站信息显示,当天推出的首批产品共分三期,期限全部为三个月,年化收益率分别为9.3%和10%,总共有166名客户投资购买。

  数据显示,抢购信托宝的,并非腰缠百万的“财富人群”。公司CEO陈康说,高搜易用户的人均起投额仅为10元,这与传统信托用户百万元的起投额相比,门槛低到几乎没有。

  显然,作为商人的陈康,看准的是无数个几百元、几千元所蕴含的商机。而这,正是被称为“长尾理论”的内涵所在。长尾效应强调的是“个性化”“客户力量”和“小利润大市场”,亦即从每个人身上赚很少的钱,但是要赚很多人的钱。

  有报告显示,目前我国信托产品的目标客户为20%的高端财富人群。如何借助互联网,让剩余的80%的“长尾”草根,也能分享信托产品的高收益,并产生“长尾”效应,正是包括“信托宝”“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的价值所在。

  天使,还是魔鬼?

  “长尾理论”的巢里,孵出来不都是天使。2014年,一款互联网分销信托产品“信托100”,被银监会宣布违规。还有不少打着“互联网金融”的幌子进行非法集资,骗资、破产“跑路”的“P2P”公司,无不让诸多中小投资者遭受严重损失。

  尽管存在许多问题,但互联网金融依然点燃了无数草根对于财富的梦想。

  当草根投资者们的百十元,甚至几十元钱都能享受5%左右的利息时,一切并不是理所当然。余额宝推出之前,没有人会想到活期存款的利率能达到接近7%的收益,而又怎么会享受到这个比定期存款还要高的普惠制收益?

  余额宝的成功,打开了互联网金融创新的盒子。“信托宝”推出之前,也不会有人想到,10元钱也能问津门槛100万元的信托产品,取得和百万元比肩的收益率。

  创新与监管,跷跷板如何平衡?

  如同余额宝等众“宝宝”一样,插上想象翅膀的互联网创新金融,在无数草根的簇拥下,以几何级的速度快速成长。陈康透露,“信托宝”推出仅仅半年,高搜易注册用户已超过35万个,交易额超过2亿元,交易突破5万笔。

  信托宝的东家高搜易,在18个月里,5次搬家,从一间房到一层楼,体量裂变式增长。2014年,公司的总交易额仅为12亿元,信托宝交易额3000万元,2015年,这个目标已经调高至100亿元。

  “魔鬼”也在利用草根们对互联网的信任,换着马甲加速奔跑。以P2P网贷为例,2014年成交额达到3291亿元,而倒闭、跑路、提现困难等各种问题平台高达287家,这两个数字分别比2013年增长了268.83%和282.67%,基本上打了个平手。

  在互联网金融快速生长时期,鱼龙混杂难以避免,这就要求监管层在制定政策时,既要保护想象和创新,以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局面,更要防范违法犯罪,还草根一个清朗的投资空间。

  今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关于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指导文件将尽快出台。有消息称,银监会普惠部关于网络借贷业务监管规定的草案已经拟定,监管细则落地时间有望加速。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认为,互联网金融正处在成长期,监管政策应该更多采用柔性监管,鼓励创新而不是打压封堵,不能因为存在灰色地带就掐掉创新的苗芽。(记者 令伟家)

原文链接:http://www.cbzxwsy.com/rOOZEjjc/0pcb6y30Y.html,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