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男子怕老婆骂不敢回家睡河边 不为搬迁而搬迁

17/10/10

  爱喝酒又怕老婆骂

  男子不敢回家睡河边

青海湟中易地搬迁拔穷根:不为搬迁而搬迁

    图为青海省湟中县田家寨镇的大卡阳、小卡阳、马昌沟村的194户村民易地搬迁项目开工。 张添福 摄

  前天傍晚5点多,邱隘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在前殷村河边发现一位40多岁的男子仰睡在河边的洗衣台,一股刺鼻的酒味,让周围的人退避三舍。

  民警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在河边的洗衣台上发现一名男子仰睡在那里,头朝河方向。

  民警上前仔细一看,着实让人害怕,洗衣台有1米高,只要一翻身就可能要掉进河里。见状民警赶紧叫醒男子。

  面对民警,男子一脸懵然,自称姓王,安徽人,就住在附近。

  然而,当民警劝王某回家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而来。喝得烂醉的王某一听要回家,吓得连连摇手说:“我就住在附近,不用送,我自己回家。”

  民警担心他安全,要他家人电话,可王某就是不愿意,然后指着前面的方向称:“我就住在这前面。”说完着急离开。

  民警不放心跟着王某走了会,这时闻声赶来一名女子。

  “叫你喝酒偏要喝,喝个烂醉还睡河边,你就不怕冻死,不怕掉进河里淹死吗?” 一见王某,女子指着鼻子就说到。一旁的王某看着眼前的女子忙低下头说:“下次不会了,不会了……”

  女子自称钱某,是王某的妻子。看着丈夫一个劲地承诺不会了,此时钱某的气也消了不少。

  “喝醉酒为什么睡河边,不冷?”看着妻子关心地问着自己,王某不好意思地回答:“我怕喝醉酒回家你又要骂,回家途中刚好看到有一洗衣台,打算睡会等清醒了就回家,哪知还是被你发现了。”看着眼前的丈夫,钱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谢过民警后,钱某拉着丈夫回家去了。

  青海湟中6月6日电 题:青海湟中易地搬迁拔穷根:不为搬迁而搬迁

  记者 张添福

  6日晌午,穿着一身褪了色的中山装的69岁老汉李成章,和几位村里的老汉们一起,仔细端详着易地搬迁后的新村规划图,喜笑颜开。

  李成章是青海省湟中县田家寨镇马昌沟村村民,当日,马昌沟村和田家寨镇的大卡阳、小卡阳三个村子的194户(其中,贫困户92户,非贫困户102户)村民易地搬迁工程,在该镇镇政府所在地的一块空地上正式开工。

  “这三个村,是山大沟深、农业产出效益低的干旱山区,吃水难、用电难、行路难、上学难、就医难、娶妻难、住房难问题相当突出。”田家寨镇镇长韩生奎总结说。

  李成章介绍,自己所在的马昌沟村,原本有140户,前些年,大量村民特别是年轻人自行搬迁到外地务工,现在留在村里的二十多户,基本属于老弱病残。

  相比于多年前“天不亮,就要从山顶出发,到山脚的学校里”的“读书难”的记忆,李成章感受最深的还是“娶妻难”,“村里困难,女方不愿嫁,光棍汉多,很多人希望从山顶上搬下来,好给娃娃们说媳妇。”

  韩生奎说,根据政策,易地搬迁的新村,宅基地每户0.4亩,建房面积80平方米,贫困户建房每户补助8万元(人民币,下同),非贫困户补助4.5万元。

  马昌沟村村委会负责人王四军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因为政府补助资金多,贫困户自己基本花不了多少钱,就可以搬到新村里。”

  现在,李成章租房,在镇上照顾读幼儿园的小孙女。他说,“易地搬迁后的新村就在镇上,娃娃们读书就容易多了。”

  “娶妻难”现在几乎成为一些贫困村里的顽疾。青海省交通运输厅驻大卡阳村第一书记何四新说,实际居住在大卡阳村的64户中,共有38个未婚或离异的光棍,“娶不上媳妇,思想就消极了,就得过且过。”

  现在,大卡阳村38户贫困户和一批非贫困户,将从山头搬到新村,在何四新看来,易地搬迁不为搬迁而搬迁,不是居住地的改变那么简单,“穷根子是因为‘脑子’的问题——搬迁后要改变他们的思想,思想改变了,什么都可以改变。”

  “对于贫困户,最关键的,还是他们跟外界沟通少,认为自己过得还挺好。”何四新解释说,搬迁后,村民交通和通信就便利了,劳务输出的机会就会更多,“村民的脑子也会变活泛,只有出去闯荡,见见世面,娶上媳妇,才会有致富的信心和动力。”

  “临近春节,我们邱隘派出所基本每天都会接到喝醉酒的警情,经常会遇到露宿街头的醉汉,他们或无意识地四处游走或不省人事地烂醉在路上。这样极易被偷不说,还可能会被撞伤、冻伤甚至冻死。”民警再次提醒市民,喝酒要量力而行,不要因酒桌上逞强而导致事故的发生。

  (通讯员 蒋志强 黄一娇 记者 王波)

  湟中县扶贫开发办公室提供的数据,2016年至2018年,该县易地搬迁脱贫项目涉及农户1300余户,超过4700余人。

  湟中县扶贫开发办公室负责人表示,易地搬迁后,改善了项目区迁出地的生态环境,提高了搬迁户生产生活条件,拓宽了搬迁户就业领域,更重要的是,搬迁户思想观念发生改变。(完)

吉林快3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