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苍南县域经济攻坚版 为党员老兵庆百岁生日

17/06/20

温州苍南县域经济攻坚版:精品组合拳“引爆”后发力

图为温州市苍南县县长黄荣定实地考察“三改一拆”情况 苍南县 摄

赵步云许下生日愿望 梁卫东 摄

图为温州市苍南县日月潭农庄马鞭草盛开 苍南县 摄

  温州6月12日电 (杨青 倪晨琪 方X)这里是一片休闲观光型农业投资热土。“我们种植四季熏衣草,以及特色水果、蔬菜,并添置游乐设施,努力打造浙江的普罗旺斯。”温州市苍南县日月潭农庄总经理秦士伟言语中透着自豪。去年一年,日月潭农庄光门票收入就达800多万元。

  苍南,拥山临海,位于中国浙江省的最南端,温州下辖六县之一。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特殊的社会、经济与人文环境。

  目前,以日月潭农庄、天福生态园为代表的休闲生态农业观光园,在苍南县已经成型的就有6座,以农业新农产品生产的规模效益为主,带动观光农业的投资项目。

  这是自2012年9月,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专程到苍南县调研,作出了苍南要打造“浙江美丽南大门”的重要指示后,苍南县经济、生态两手抓的"美丽路线图"。

  “组合拳”攻坚绘制绿色产业阶梯图

  一批国家级项目获得批复,减轻群众看病负担,提升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广度和深度……苍南县在2014年亮出的成绩单让人惊喜。

  数据显示,2014年苍南全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93.60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7.6%,增幅与一季度的4.5%、上半年的6.2%和前三季度的6.8%相比,呈逐季回升态势。

  同时,苍南全年一产、二产、三产增速分别为2.8%、8.7%和7.2%。人均地区生产总值29662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3%。这是一张县域经济稳步发展的绿色阶梯图。

  “从总的数据显示上来说,苍南是在前进的过程,在从大县到强县转变的过程,发展态势在全市来说也是好的。黑色GDP不要了,要全盘谋事布局,组合‘出拳’,抓落实,建设苍南。”温州市苍南县县长黄荣定说道。

  李大婶是苍南县灵溪镇的一位退休职工,如今李大婶在70多岁的年纪获得了一个新的殊荣——“巾帼护河队”队员。

  “这两年政府‘五水共治’,大力清理污染河道,我们也觉得生活环境好很重要,水就更重要了。但是政府治理好了,维护工作怎么办?”李大婶介绍,社区主动集合了不少退休工作人员及大学生,平日发传单、巡逻等,从日常点滴提高周边人的环保意识,保护河道。

  浙江以江为名,以水为魂。自2013年以来,浙江以“重整山河”的雄心和壮士断腕的决心,打响铁腕治水攻坚战,“水乡”苍南更是不遗余力。2014年苍南县狠抓“五水共治”,共投入27.5亿元,清理50多条垃圾河,且发动全县捐资治水。“目前治水专资共到位9000多万元,民资为民,效果很好。”

  除却“五水共治”改变了苍南的环境面貌,“三改一拆”建设在苍南也掀起前所未有的力度。

  苍南县政府实行“责任捆绑制”,实行“一个项目,一位领导,一个团队,一个方案,一抓到底”的“五个一”工作方法攻坚各个难题。

  就苍南县灵溪镇新区来说,2013年700多间五年没拆下的老房子,70天政府拆迁完毕;2014年县政府附近500间老房子拆迁完毕,建设新区;2015年苍南大道160多间十几年没拆下的房子,1个半月时间内,政府协商、洽谈拆迁120多间。

  同时,针对苍南特有的海上渔船整治问题,政府亦加大力度,集中时间攻坚政治,用9个月时间完成本来4年的整治任务。

  “苍南的建设问题有自身的地区复杂性,很多事情不能慢慢做,我们把工作推进项目化,项目推进时间节点化,战略任务战术化,在保障民生的同时,狠抓落实。”县长黄荣定习惯性地握了握拳头,语气非常坚定。

  而治理的效果,让县民们感受良多。在八亩后,35岁的李小芳原本一直在外打工,近两年苍南县整体的发展及“美丽民居”的建设等工作相继开展,让村子越来越美,游客也越来越多。于是她也回到老村,和丈夫一起开办了农家乐。

  “我觉得很大部分是村里环境变美了,给村里带来了新生,也给我们带来了可以致富的新途径,所以很愿意回到家乡。”李小芳感慨。

  “危机”倒逼正效应促县域产能转型

  “2007、2008年的时候,哪里有好项目就去哪里,全社会融资便利,几千万的投资都出去了。2013年时利息付不上了,又受到互保联保的影响,资金链就断裂了。这两年花尽所有力气渡过难关,填补缺口,但是这代价实在太大。”温州宏达激光总经理陈绍杆回忆起金融风波对企业的影响,至今感慨万千。

  2011年温州金融风波以来,温州发达的传统高息民间借贷逐步显现出弊病,资金链和担保链“两链”风险传导,众多中小企业面临“崩溃”境地。

  苍南身处其中,亦不例外。苍南,以印刷包装、塑料编织等产业闻名,和所有温州制造业一样,受外部环境、金融风波及自身“低小散”产业结构等影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市场占有率下降、市场萎缩的局面。如,2013年印刷总产值101.78亿元,比2012年105.3亿元减少3.5亿元。

  “2013年苍南企业的日子还是相对好过的,全市不良贷款率为3%多,苍南是0.94%。但是到了2014年,随着全市金融风波的持续蔓延,日子也不好过了。”黄荣定介绍道。

  据了解,为应对金融风波给本就面临转型升级压力的传统制造业带来的危机,苍南县政府联合银行、企业,多举措创新机制,因地制宜化解“两链”风险。集中补办企业房产证,以大量新增抵押物破开企业担保链,是其中一项创新。

  2014年,苍南全县共完成工业性投资80.17亿元,同比增长3.5%;其中,规上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分别实现增加值7.32亿元、9.25亿元和5.60亿元,比上年分别增长14.3%、4.6%和2.9%。

  “苍南缺乏大企业,目前通过招商引资、贸易回归吸引企业过来;另一方面通过传统企业转型升级、集聚等方式,改造成大企业。”黄荣定分析认为,换个角度看,在创新驱动之下,经济危机、金融危机也会带来正面效应,那就是淘汰过剩产能和落后企业。“现在,苍南还是落后产能、产能过剩的消化期。”

  据了解,就政策扶持方面,2014年苍南财政非常困难,但还是补助给相关技改、企业上规模1.7亿,奖励幅度比温州市里高20%。

  “互联网+”实践场点燃跨界产量引擎

  2015年,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互联网随即引爆各行业。虽然在苍南经济比重中,传统企业仍占绝大多数,但骨子里有温商血液的苍南人,早已嗅到了互联网思维下跨界经济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

  “苍南传统制造业占比很高,而传统企业家和现在85后、90后及新生代企业家的思维真的没法比。我们也在规划如何把一些产业基地和互联网结合起来。”中国龙港网商创业园董事长郑一君感慨“互联网+”与传统产业进行跨界合作而造就的可能性,“对企业来说,不仅是学会运用互联网,更要支持和鼓励具有互联网思维的人才。”

  在郑一君看来,苍南具有良好的产业基础,但是经济“新常态”下,如果不改变思维模式和经营模式,中小企业生存肯定越来越难。而新生代的力量是“活血”苍南的新力量。

  目前,郑一君正在创造平台吸引和培育具有“新力量”的年轻代,而温州易网信息技术公司总经理缪乃照也正在用另外一种形式实践”互联网+“的可能性。从2010年作为阿里巴巴的直销团队来到苍南,开始感染和带动苍南人的网商意识,到现在阿里巴巴苍南地区的代理商,4年多时间以来,缪乃照带动了一批又一批苍南企业家的转型。

  “主要是为他们开展电商渠道进行服务,接下去还将进行技术的创新研发,更好地为广大客户节约成本,更好地创造渠道,带动苍南电商的发展。”缪乃照表示,电商在苍南从最初的平淡如水到现在的全城热潮,思维的改变至关重要。

  据了解,苍南县政府也加大了对对网商和阿里巴巴苍南产业带的扶持,光2014年兑现扶持资金就达250多万元。

  统计表明,苍南县现有网络经营主体9570家,列温州市第一,2014年网络零售额达111.4亿元,获批省级电子商务示范县。阿里巴巴苍南产业带已有4041家诚信通商家入驻,超额完成全年200家的招商任务。

  一代又一代新老苍南人的努力,正一点一点改变着苍南的模样。企业家们的思维在不断转变,政府顺应潮流改变。

志愿者为老人敬酒 梁卫东 摄

志愿者为老人敬酒 梁卫东 摄

  彭山12月21日电 (刘刚 刘树军 梁卫东)“祝您老生日快乐、健康长寿、福如东海!”21日,值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武阳镇江渎村党员、老兵赵步云百岁生日之际。来自该区关爱老兵志愿者和赵家亲朋等200余人,分别为老人带来了鲜花和生日蛋糕等礼物,共庆赵步云老人百岁华诞。

  赵步云生于1916年冬月,今年已足满99岁,按照当地农村风俗习惯,生日当天,他已跨入了百岁行列,被誉为百岁老人。

  如今的赵步云老人精神矍铄、口齿清楚。1938年初,赵步云入伍参军,先后参加过打击日本侵略者的大小战役和战斗近百次,并在解放战争中入党提干。

  据了解,赵步云老人离休后,一直赋闲在家享受天伦之乐。为了关心功臣,让其健康生活。当地政府和关爱老兵志愿者,一直都在对其进行无微不至的关怀。

  “党的政策一天比一天好,所以我还要健康快乐的生活下去!”面对大家一个个美好的祝福,赵ki云老人十分高兴。

  “得人才者得天下。”据了解,目前常年在外的温商中的苍南人有近30万,引进温商是苍南后续发展的重要也是可持续动力。

  “所以政府要转变思路,最大程度地调动群众力量,和县内人民一起把城市化做好,把环境建美,把所有硬件设施建全建完善,把优惠政策和扶持政策做好,‘栽好梧桐待凤来’。”黄荣定表示。(完)

  据悉,彭山区是我国首批命名的3个长寿之乡之一,目前百岁老人有47人,百岁老人万人比高出全国17倍以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