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 实现“游戏+网剧+综艺”IP制造

17/06/20

  《花少2》中许晴发公主病、哭闹着要离队那期的结尾,弹出字幕“结束一种关系很难,维持一种关系更难。有时候最坏的选择,是最安全的,但不是最幸福的”。虽说人生如戏,虽说人生无悔,戏中多数人,会做最安全的选择,把自我收起,诉求降低,相信平淡是真,不幸福也没关系。许晴是要最好的、最饱满的、最美的结果,不然就干脆破坏掉那种性情中人。这样的性子,离开自己私人定制的生活环境,肯定是竭泽而渔焚林而猎的待遇。不信两期《花少》不够,就再来一期来证明。

  许晴的美貌和性子,对真人秀节目组来说,是最好的戏剧核。真人秀的秀,靠的就是这种天然生成的戏剧冲突支撑,各种意想不到、一拍两散。对节目效果来说,都是好的。谁看真人秀也不是看“让世界充满爱”或《探索》,明星在行程中不出状况,编导也得想法子把他们折腾出状况来。看过一个韩国真人秀编导探班,他们专门有一个心狠手辣的团队天天琢磨整蛊明星的桥段,不把明星弄急眼不下班。许晴跑去找节目组哭诉,说求求你们了,让我圆满失败吧,我不想这样煎熬。真是老鼠找猫寻求安慰。

《明星志愿》将播实现“游戏+网剧+综艺”IP制造

  5月9日电 网络剧《明星志愿》第一季已经制作完毕,预计今年9月在爱奇艺开播,它改编自大宇同名经典游戏,由韩国导演柳东翰执导。

  《花少1》中,携中国心灵最美女性刘慧芳桂冠的凯丽,也是直接上秀逗戏码。团队里有个宝钗似的刘涛可以了,再来一个,这画风和谐得没法看了好不好。当初为了许晴和刘涛,粉丝气哼哼站队,为娶女汉子回家还是哄娇嗔公主两样都摸不着看不见的事大吵特吵。毛阿敏对许晴说,我女儿11岁,就你这状况。许晴说,那你就把我当你女儿吧。她说得自自然然,真是一直当自己孩子的。

  电影《少年班》中,孙红雷演的老师对班上唯一智商普通的孩子吴未说,我在德国读书的时候,在渔船上打过工,船长会在金枪鱼堆里放进一条鲇鱼。鲇鱼好动,进入鱼槽四处游动,金枪鱼见了鲇鱼紧张,也紧着游,氧气进入,满舱活鱼返港。否则大部分金枪鱼会在返港途中因静静待着,在死水中缺氧窒息死亡。吴未恼火地说,我就是那条鲇鱼,为他们保鲜的对吧。孙红雷说,不,是保护他们,保驾护航。同样,许晴对于节目组,就是一条有话题保证的鲇鱼。

  《花少2》前期,她的顺从和蛰伏状态,估计把节目组急够呛,您懂事懂成这样,角色设定严重不符,干吗来了?然后美丽鲇鱼突然就爆发了,表面上为顶帐篷,其实是隐忍一路的薄弱点突破。许晴还是许晴,她不是要当女王,她是需要被呵护被懂得被掌上明珠,但是她明显地被团队排斥了。

  市场上,如《超级女声》的选秀式造星已走过十年,受众“我制造、我发现、我培养”的养成偶像模式一跃成为了当年争相模仿的造星模式。但是对于电视剧这一市场而言,选秀、养成类几乎属于空白,而网络剧《明星志愿》正好填补了明星养成模式这一块的欠缺。从演员的选择、到剧本的改编和剧情的发展、打磨,全程都有游戏粉丝和玩家的全程参与,同时也让粉丝和观众跟着主角,陪伴他从不起眼的素人,慢慢变成明星。

  2015年被称为网络IP的改编元年,2016年还未过半,网络IP更新迭代几乎以天而计,那么,站在下一个风口浪尖的又会是谁?《明星志愿》已经悄悄开辟了一块更为广阔的领地,那就是游戏IP。

  初看宁静是个杠头。其实是江湖中人七情上面的戏路,怎么揭竿而起,怎么奉旨归队,她身体有本能的度量衡,不会让自己万劫不复众叛亲离的。陈意涵是懂事的台湾姑娘,闽南女人的隐忍大度加西式教育的体认肚量,是节目中吸粉赢家。郑爽自己讲话,事干不明白,跑个腿儿还是跑得明白的,虽然有时候想起来自己也是明星,也是靠脸吃饭的,干吗整天赔着小心,暗自委屈……但是郑爽这几年作为圈中的沉浮话题人物,还是有忍功的。大姐大毛阿敏一口伦敦腔英文,动不动跟着小井秀个东北版“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基本脱离了小明星的低级趣味。这样的组合,加上井柏然和杨洋两个搬运工似的大男孩跑前跑后,如果没有许晴崩盘,就和谐大发了。

  所以节目组不用出来正名,我们知道许晴不是自费来上《花少2》的。(黄啸)

  据悉,《明星志愿》被改编为网络剧,不仅因为这个IP本身拥有极大的粉丝群体作为基础,且游戏一直都在更新,通过手游版和新游戏迭代,受众从原本的70后、80后,扩充到了90、00后都在玩,受众一直有,并且随着游戏的不断升级而不断更替扩充。

  另外,《明星志愿》将实现“游戏+网剧+综艺”的全方位大IP制造,游戏IP能以更加多元的方式呈献给更多的用户,同时《明星志愿》有着强大的中日韩制作团队组合保驾护航,制作精良、全产业链合作开发更加具有影响力。

http://www.uywang.com/ZSKVrmT/xNHFLBzGYZ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