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托”利益链条浮出水面 厦门一些店公开出售

17/10/06

孙先生在店内消费的2500多元食品

    俗称“苍蝇水”的迷药,据称对女性有着很强的催情作用,曾在全国各地遭到有关部门的严打。晨报记者暗访发现,厦门一些成人用品店,公开出售包括“苍蝇水”在内的各种迷药、催情药,价格从20元到500元不等。老板还宣称,这些药十几分钟见效,而且效果很好。但实际上,这些药都是“三无”产品,而且如果被不法分子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店内的食品操作间

  位于街边的店铺挂着已搬走的某某食品店招牌,但另有人以日租形式租下店铺经营酒吧

  近日,孙先生通过一款社交软件会见网友,被带至双井东柏街一处街边店内消费,一份果盘、四碟干果花销超过2500元。付完钱的孙先生感觉被骗,于是向警方报警。

  事后再去该店,孙先生发现店铺已经空无一人。三天后,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这家店铺,发现店铺又开始营业。一名年轻男子从店内走出,表情尴尬。北青报记者上前询问,对方透露刚刚“消费”了数千元。一位自称店铺“房东”的人表示,店内商家是以日租的形式租下店铺经营酒吧。双井派出所的民警表示,目前正在观察这个店,此前工商已经不让该店经营。

  如今,网友已经将孙先生“拉黑”,留下的电话不能打通,孙先生怀疑自己遇到的人是“托”。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借助一些网络社交软件,这些“托”依然在不断谋取利益。

  事件

  网友见面一顿饭花掉2500多元

  5月11日,孙先生通过一款社交软件认识了一位异性网友,网友自称姓王。两人聊得较为投机,随后相约见面。

  见面后,王女士提出找个地方坐一坐。于是,孙先生跟随其来到双井东柏街一处街边店。“进去坐下她就点了东西,一盘东西就近900元。”在店里,两人先后点了一份水果拼盘、四碟干果,还有一份用透明容器装着的酒。结账时算下来,孙先生消费2535元。

  孙先生觉得这些食品价格太贵,询问对方,但对方表示必须先付钱。无奈之下,孙先生付了钱离开店铺。王女士则随后借口离开。

  随后,孙先生向双井派出所报警。感觉被骗的孙先生当天下午6点多再度返回店铺,发现店铺内已空无一人。

  “他们开着门,我下午过来坐过的桌子还没有收拾,吧台放着一些空瓶子。”孙先生试图找到菜单或者营业执照,但什么也没能发现。

  探访

  涉嫌有“酒托”店铺再度营业

  三日后,北青报记者来到孙先生反映的高价消费店铺。店铺位于东柏街北侧,店门对街开放,招牌上印有“某某养元食品”。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店内有三四名年轻人,摆放有几张桌椅。随后,一男一女从店内走出。两人相伴行走十余米后分开,男子走向店铺对面街道,女子则走进一家小吃店,与另一名女子会合。

  北青报记者上前询问男子是否在店内消费,该男子表情尴尬地点头,表示消费了“几千元”,但并不愿透露具体消费金额。

  店铺的玻璃墙上贴着一张房屋出租的启事。北青报记者拨打电话,一位自称姓张的女士表示自己是商铺的“房东”,商铺将要出租,每月租金35000元。

  “现在租给几个人开酒吧,每天租金是1500元,租金当天就要交。”张女士表示,虽然店铺外面挂着“某某养元食品”的招牌,但这家公司早已搬走。

  北青报记者向东柏街所在的双井派出所报警。警方表示,目前正在观察该店铺。此前工商部门已经不让该店营业。“问题肯定有,就是酒托。”民警表示,店铺有问题,经营的人有可能系“酒托”。

  内幕

  酒托背后的一条利益链

  孙先生遭遇的高消费,背后涉及酒托。北青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一套完整的“酒托”流程,涉及“键盘手”、“传号手”、“托女”和“上家”等环节。通过这个流程,在“酒托”的行业里,俨然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紧密的利益链条。

  键盘手利用网络和社交工具,将很多不知情“期待着艳遇的男子”视为猎物,引入环环相扣的流程内,骗至“上家”的店内进行高额消费。一旦“猎物”顺利到“上家”店内消费后,这一流程内的“键盘手”“传号手”“托女”都会得到猎物消费金额的一定提成。

  在天涯社区,一位自称做过“键盘手”的网友写出了他的经历。在其自述的文章中,“键盘手”负责在网络寻找目标,一般为男性。通常手段是利用社交软件注册多个女性账号,与猎物聊天,时机成熟后将猎物约出。

  “传号手”把“键盘手”提供的猎物信息以及编造的“女人”信息、约定的时间地点传给下一方“托女”。一般是由某个“键盘手”兼顾。

  “托女”则是接到“传号手”所传的猎物信息,最后与猎物见面,将猎物带去“上家”店内消费的女性。

  “上家”一般为酒吧、咖啡馆等店铺的老板,利用“键盘手”带来的猎物到其店内消费。之后,给“键盘手”“托女”等相应的提成。

  调查

  网上有键盘手、托女招聘广告

  北青报记者看到,在百度贴吧、百度知道、赶集网等网络社区能轻易发现招聘“键盘手”、“托女”的帖子。往往一位自称“键盘手”的要找“上家”的信息,会引来几十条回复,要求其来到自己店内,根据留言显示,这些“上家”来自全国各地。此外,大量的“上家”发布招聘“键盘手”和“托女”信息。这些信息中都留有“上家”的联系方式。

  北青报记者以应聘“键盘手”的理由,联系了一名自称在北京的“上家”。他询问了记者做过这行多久,是“散键”还是“机房”,北青报记者表示自己刚开始做,还不太懂。他解释,“散键”就是一个人一个账号单独做,“机房”是在一个房间里很多台电脑,每个人多个账号,同时与猎物聊天。

  该上家自称,他的店位于朝阳区劲松附近,是一家酒吧。他表示,只需要做的是与男性聊天,不论身份与年龄,最后能成功将其约出就行,“我自己手里有女孩,其他的你就不用操心了。”他告诫北青报记者,“但是一定不要约记者和警察。”

  “键盘手”提成高 “托女”挣得多

  这名自称经营酒吧的“上家”表示,当“键盘手”约上一个人后,需要把聊天对象的身份信息记下,然后全部告诉他的“托”。最后由他手里的“托”去跟聊天的男性见面,并带到店里消费。“你放心,我这里的工资都是日结。你一天完成一单,我立马在当晚12点之前给你转账。”

  对于完成一单会得到多少提成时,上家表示,“一单给你35个点,比如说你提供的人,消费了1000元,你就可以得到350元。”

  而“托女”提成,他表示,“我们这里女孩只有15个点。女孩挣钱和键盘不一样,女孩挣的是带了多少单、花了多少钱。比如说今天有10000元,她就有1500元。女孩虽然提成少,但是她接的是所有‘键盘手’的活儿,所以女孩挣得比‘键盘手’多。可能你一天发10个号,一单也没有,人家接一单就挣钱,何况还是所有的‘键盘手’的活儿都接呢?”

  花费无封顶最大单六七万元

  北青报记者问及一个月能挣多少时,招聘者称,收入不一定,依据带了多少单。他介绍,他店里一个键盘手,拿得多的一天能拿到1000多元,但是这个键盘手早上9点就起来开始聊,聊到晚上12点左右。

  “他可能有钱,他可能没钱,他可能没钱借钱给你花,他可能有钱不给你花,这不一定的事,没啥平均。但是肯定比平常地方贵啊,不然怎么叫黑吧呢。”这名招聘者表示,来到店里的消费情况因人而定,但肯定高于平常消费。

  据该招聘者介绍,他的店里曾产生过的最大单,有六七万。他说,正常点单头一单是500多元。女孩继续聊,如果能加酒的话,就是加680元或者1080元的酒,这是第二单。如果这瓶酒喝完,猎物还有钱,也愿意花,就加1888元或者2888元的酒。如果人特别好的话,就喷香槟,1280元一瓶,两个人“噌、噌”就没有了,不到20秒,最多的时候有次喷了20箱。“但是如果一上来就给他整个大的2888元的,就可能把他吓跑了。”

  “酒托”利益链条

  键盘手:

  负责在网络寻找目标,一般为男性。利用社交软件注册多个女性账号,与猎物聊天,时机成熟后将猎物约出。

  传号手:

  把“键盘手”提供的猎物信息以及编造的“女人”信息、约定的时间地点传给下一方“托女”。一般是由某个“键盘手”兼顾。

  托女:

  接到“传号手”所传的猎物信息,最后与猎物见面,将猎物带去“上家”店内消费的女性。

  上家:

  一般为酒吧、咖啡馆等店铺的老板,利用“键盘手”带来的猎物到其店内消费。之后,给“键盘手”“托女”等相应的提成。

  一套完整的“酒托”流程,涉及“键盘手”、“传号手”、“托女”和“上家”等环节。

  律师说法

  如果金额巨大 “酒托”可被控诈骗罪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公安局关于八种侵犯财产犯罪数额认定标准的通知中规定,诈骗罪,数额较大为三千元以上;数额巨大为五万元以上;数额特别巨大为二十万元以上。

  北京京华律师事务所的康凯律师表示,如果涉及的金额巨大,酒托和酒吧经营者的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此前北京已经有过类似判刑的案例。

  但康凯也表示,单个的消费者,涉及的金额可能达不到构成犯罪的标准。“如果不把消费者归集起来,酒托和经营者的行为很难被认定构成犯罪。”康凯说,加上有些消费者事后并不会选择报案,认为吃点亏就算了,这样取证也很难。

  文/本报记者 罗京运 实习记者 赵吉翔

  摄影/孙先生  本报记者 罗京运

    近日广受关注的台湾“淫魔富少”李宗瑞涉嫌迷奸女性案和黑龙江桦南县孕妇为夫猎艳案,有一个共同特点:使用迷药。事实上,迷药也曾在厦门流传过。

    昨日,有读者向晨报新闻热线反映,厦门的一些成人用品店出售俗称“苍蝇水”的迷药,据称对女性有着很强的催情作用,这种药曾在全国各地遭到有关部门的严打。

    为此,晨报男女记者假扮成情侣,对厦门一些城乡接合部和集美一些高校边上的成人用品店进行暗访。店老板介绍,“催情水”可让女人10分钟就晕倒,让男人“为所欲为”。

    来源之谜

    产地是香港,走私到泉州?

    每当夜幕降临,印有“成人用品”、“性保健品”等字眼的广告牌就开始在街头小巷不停闪烁,甚至有些广告牌子摆到了马路上。

    记者以顾客身份走进了集美孙厝一家成人用品店。一间七八平方米的小屋,门半掩着,还挂着粉色的门帘,门外摆着各种“奔放”的人体画面,屋内货架上陈列着五花八门的成人用品。

    得知记者要买催情药时,女老板从旁边小隔间内取出一个小包,里面装着各种催情药。盒子上是欧美裸体女郎的图片,还配有“性激素”、“迅速激活性本能”等字样,极具挑逗性。

    “这款‘色界’药水效果很好,100元一盒,其他地方很难买到。”女老板称,这些药水是原装进口的,产地是香港,通过“走私偷渡”到泉州后,他们通过熟人批发过来。

    

    在殿前村的一家成人用品店,老板听说记者要买催情药,便从小隔间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七八种不同款式的催情药,有药粉,也有药水。

    这些催情药水5ml-10ml一瓶,每瓶价格从20元到500元不等,外包装上大多印满了英文。惟一印有中文的“苍蝇水”,写着由“香港新德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但事后记者在网络上并没有查到这家公司。

    效果之谜

    到底是催情还是迷晕人

    “苍蝇水”的使用说明上说,直接滴入饮料中服用,绝对有效。“这些都是女性用的催情药水,效果比迷药好得多。”殿前村的这家老板说。

    买回“苍蝇水”后,记者拧开瓶盖,闻到了类似香水的味道,几分钟后就感觉喉咙干疼,还有一点头晕,到通风处缓了10多分钟才恢复正常。

    在集美杏东路一家性保健用品店,老板介绍说,“色界”效果明显,滴两滴在开水中,喝下十几分钟就会晕倒,女子“会比平时更风骚,一晚上要来七八次”。

    “色界”是一瓶白色液体。拧开瓶盖后,一股浓烈的橡胶味扑鼻而来。记者一个女性朋友尝试了一下。滴了一滴在大杯开水中,舔一下,味道有点古怪,又咸又涩。约5分钟后,她的脸色就开始发红,喉咙发干,有点头晕,但意识还清醒。

    店主说十分钟她就倒 晚上七八次

    记者:有迷魂药吗?

    店主:那种药对人身体伤害太大,不敢卖了,前段时间还被工商抓到,罚了1500元。其实,带女孩去外面玩,用催情药水就可以了。

    记者:哪种比较好用?

    店主:我给你推荐“色界”,回头客非常多。

    记者:一般是什么人买?

    店主:酒吧老板,打工的,出租房的。

    记者:效果怎么样?

    店主:趁女孩不注意滴两滴在酒杯里,十几分钟后她就会晕倒,会比平时更风骚,有一种非做不可的冲动,任你摆布。

    记者:真有那么神奇?

    店主:真的,我自己也用过,这款成功率百分之百。而且女的一晚上要来七八次。

    记者:一盒多少钱?

    店主:100元。有两瓶,每瓶3毫升。

    记者:可以优惠一点吗?

    店主:看你第一次来,90元给你。还送你一包“帝王神油”,可以使男人更威猛、更持久。

    

    寻艳遇被迷晕,手机手表被偷

    2012年,一男子在酒吧认识了一名女子,相约去开房。第二天男子起床后头昏脑涨,手机和手表都不见了,身边的女子也不见踪影。原来,女子用迷药把他迷晕后,抢走他身上的财物。后来,这名女子和她的同伙被厦门市湖里区检察院批捕。

    吃下一碗泡面,醒来财物尽失

    2012年,女子刘某和陈某将事先准备好的麻醉药用小药瓶装起来,一起到酒吧寻找“凯子”。当日,陈某就搭上了阿凯(化名)。陈某与阿凯开房后,刘某也来到酒店,寻机下药。刘某把药倒进泡面里,阿凯吃完泡面没一会儿,果然睡着了。刘某和陈某趁机把阿凯的手机和手表都拿走,立刻逃离厦门。后来,刘某和陈某因抢劫罪,被厦门市湖里区检察院批捕。

    3种迷幻药

  制图/王慧 线索提供/孙先生

    据了解,迷幻药大体上不外乎这三种:1.三唑仑(又名海乐神、酣乐欣,俗称迷药、蒙汗药、迷魂药;固体);2.氟硝西泮(又名氟硝安定,英文名FM2、Rohypnol,俗称约会强暴药、诱奸片;固体);3.γ-羟基丁酸(英文名GHB,俗称G水、失忆水、快活液、fing霸、乖乖水、听话水;液体)。

    这三种药物都是精神类药物,三唑仑和γ-羟基丁酸属于我国第一类精神药品品种;氟硝西泮属于第二类精神药品品种。但这些药物如果不用于医疗,则被称为新型毒品或合成毒品。这些药品都必须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渠道出售。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体育投注http://www.toosui.net/,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