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养老院跌伤后身亡,谁担责? 工商质检均称管不了

17/10/10

    去年大年初六,孟先生(化姓)接到养老院电话,称其78岁的老母亲在养老院跌伤,孟先生在外地忙业务,第二天才到养老院看望母亲,当时他听说老母亲恢复得不错,就直接回去了,没想到,短短四天,老太太病情急转直下,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据诊断,正是几日前的摔伤要了老太太的性命。事发后,养老院为何没有按约定第一时间送诊,孟先生将母亲的死因归结为养老院的失职,并将其告上法院索赔24万损失,昨天该案在六合法院开庭审理。

    事件>>>

    3月15日上午,广州市工商局、广州市消委会在中山三路英雄广场设立主会场,举办以“新消法、新权益、新责任”为主题的2014年“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暨施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订)》宣传咨询活动。并在海珠、荔湾、天河、白云等设立了12个分会场。据不完全统计,参与3·15活动的市民5.7万多人次,接受咨询近500人次。

    12315投诉中心投诉部部长王月介绍,广州市消委会现场受理投诉案件52宗,具体是通讯类投诉15宗,房地产类投诉5宗,还有保险、银行、有线电视、超市类等投诉32宗。

    老人在养老院摔伤致死家人>>>院方的失职“杀”死老人院方>>>院方已尽责,家属才有错

    老人在养老院摔伤致死

    去年大年初六,正在外地处理业务的孟先生接到了养老院的紧急来电:他78岁的老母亲在养老院大厅摔伤了,从两级台阶上摔了下来,前额上肿起一个大包。孟先生虽着急,但在外地当天也实在来不及赶过去,第二天孟先生匆匆来到养老院,当时发现老母亲正躺床上休息,就没有惊动她,而是向院方了解一下老母亲的伤情,护理人员告诉孟先生,老人恢复得不错,“中午还吃了一碗蛋羹”,能吃能睡,神志清醒,孟先生也相信母亲伤得不重,很快能恢复,便直接回去了。

    据孟先生称,短短四天后,他接到电话通知,老人病情加重,已神志不清,孟先生和妻子赶到养老院,看到老人头垂了下来,整个人都“焉”了,他和家人觉得情况不对,决定赶紧送老母亲去医院就诊,喊了养老院的车把老人送到最近的医院,可已经来不及了,老人经抢救无效死亡,诊断结果显示,老人正是因为几日前的摔伤致死。

    家人>>>

    院方的失职“杀”死老人

    孟先生自己开了一个小厂,在送往养老院前,老母亲一直是跟随他这个独子住在厂里的,为了让老人生活起居规律些,孟先生才将老人送到了老年公寓,希望她得到更好的照顾。入住时,鉴于老人手脚灵便,神志清楚,孟先生与院方约定,母亲享受的是“半护理”服务,即老人的衣服、房间卫生都由护理人员清理,不配备全程陪护的服务人员。

    老人走了,孟先生悲愤交加,他认为,是院方失职才害母亲送了性命。他这么认为是有“依据”的,双方签订的寄养合同中,有一项条款:院方若发现老年人在住院期间,有摔伤、自杀等情况,必须及时送往医院进行抢救、治疗。根据这项约定,养老院发现老人摔伤后,应第一时间送往医院进行诊治,可养老院却并未这么做,甚至在自己看望老人时,还传递“正在康复”的错误信息,从而延误了治疗时机,致使母亲不治而亡。为此,他向院方索赔老母亲的医药费、丧葬费和家人的精神损失费等,共计24万损失。院方不允,多次协商无果,孟先生诉至法院,昨天上午,该案在六合法院开庭。

    院方>>>

    院方已尽责,家属才有错

    庭审中,养老院辩称:孟先生是往院方身上“泼脏水”,老人的死不是院方的错,而是孟先生的错。养老院表示,老人摔伤后,他们第一时间通知了社区医院,医生在十几分钟后就赶到了养老院,对老人的伤势进行初步诊治后,医生建议院方送老人去医院照顾,养老院立即打电话给孟先生通报情况并征求其意见。但孟先生称“忙”,养老院就决定先让社区医生给老人挂水。庭审中,社区医生也出庭作证证明上述事实。

    26万元进口电视机竟是旧货回复:已进入司法环节无法调解

    活动现场,杜女士前来投诉,她称自己在2010年1月份在天河区时代广场4楼订购了一台丹麦原装进口的50寸等离子电视机,含税价26.2197万元。同年9月30日电视机送到家中,但没有合格证、保修卡等单据,甚至没有提供发票,商家称日后补上。2011年4月,电视机出现不能调频、音准出错、出现雪花、无法正常开关机等情况,商家从2011年6月到2012年10月底先后维修三次都未能解决问题。两年间,杜女士找到经销商、售后,都无法退货退款。

    杜女士称,她去年3.15咨询会就前来维权,当时消委会工作人员进行调解,要求商家退换货,但商家拒不执行,“消委会建议我们上法庭解决问题”。2013年11月,杜女士到天河区人民法院诉讼。杜女士称,2014年1月开庭审理中,被告商家面对法官的问题一概不回答,也未提供任何证据,法庭责令要求五日内提供证据,“但是到现在了都没有消息,法庭也没有审判结果。”杜女士称,她已经从店内工作人员处证实商家卖给她的电视机是已经使用了四五年的陈列品。

    对此,投诉部部长王月表示,杜女士反映的情况已经进入司法环节,工商局和消委会已无法参与调解。

    房屋存消防等质量问题

    回复:如存在监管不力可走行政诉讼途径

    一女士称,她2013年8月在北京路名盛广场“金润铂宫”购置办公用房,拿到房产证后发现这处房产没有竣工备案、消防未通过验收,甚至涉嫌违法施工。这位女士称,她还去广州市建设委员会进行投诉,但建委相关工作人员称该工程未提交竣工报告,“相当于没有收工”,无法进行验收。

    各方投诉无果后,2013年9月,该女士向法院提起诉讼。2013年11月,越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方“金润铂宫”开发商胜诉,“法院说我们已经拿到房产证,已经可以正常使用房屋,说明我们没有损失,所以判我们败诉了”。“事实上,消防局来验收过,房子连基本喷淋系统都没有,根本不能投入使用。”该女士称。

    2014年1月,二审开庭,“我们提供了消防局、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的各项文件和证明,但他们一直强调房屋没有影响到我们的正常使用。”目前她仍在等待二审结果。

    该女士认为,这其中不仅有开发商的责任,相关监管部门也责无旁贷,“我们已经拿到房产证,正常说证明前期的各项验收和手续都应该是完成的,但我们求证的结果是缺少多项手续,可见政府各个部门已经在‘打架’了,我们只能说是监管不力。”

    投诉部部长王月建议她走行政诉讼途径,“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就回不了头了,消委会只能调解不能判决。”该女士称,如果二审依然判她败诉,她只能上诉。

    未做防水上品新房变“水帘洞”

    回复:建议走法律诉讼程序

    现场还有几位消费者摆放大幅图片和文字,投诉房屋质量问题。据一名业主介绍,她新购的房屋是包精装修的,但入住后即发现墙体严重空鼓、天花板开裂、厕所严重渗水等肉眼可见的质量问题,“简直就是水帘洞,豆腐渣”。

    范女士介绍,她于2012年1月在位于海珠区的君汇上品楼盘,以每平方米2.5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三室一厅的新房。去年11月底搬进新居,然而入住三个月后,新房天花板、墙面裂缝爆灰,厕所渗水、客厅及卧室墙面全部“水淋淋”。最初她以为是天气原因,后来天晴时渗水也很严重。在该栋楼中,有100余户业主都遭遇“水帘洞”情况。他们请来第三方鉴定公司,才发现房屋在建造时,厕所、厨房内未做任何防水处理。范女士表示,开发商称房屋“水淋淋”是因“清洁工违规洗墙”,并将部分问题房屋掉灰渗水墙体重新粉刷,但修复后仍出现渗水情况。随后,开发商表示,施工单位已经“跑路”。

    “我们投诉到12315,转到海珠区质监站,相关人员却一再拒绝前来查看楼盘质量,后来检查时还带着开发商,面对问题任由开发商说,根本没有履行监管职责。”现场消委会工作人员建议走法律诉讼程序。这些业主则表示,购置一套房产让自己成为“房奴”,最终却换来这样的结果,接下来只能继续投诉、起诉。

    “免费”电视购物骗你没商量回复:核实掌握证据后会依法处理

    今年68岁的胡女士是一名糖尿病患者。去年11月份,她到湖北玩,在电视购物频道看到一款数码多功能电脑中频经络通治疗仪。胡女士称,当时广告上说前十名打进电话的观众可以免费得到一台价值9800元的治疗仪。胡女士打电话过去被告知仪器是免费送的,但是必须买药才能使用,药物三个月一疗程,每个疗程2980元。

    胡女士跟经销商达成协议,以一疗程1500元的价格买了三个月的药。胡女士收到仪器之后却发现,包裹里面没有任何发票也没有仪器使用说明书,一同寄来的药物更是连生产厂商都没有,仅仅是两种电极导入贴。

    回到家中,胡女士开始使用治疗仪。今年1月,胡女士发现病情没有好转,以前做过手术的刀口反而开始流血。对此,厂家表示仪器的一个小部件坏了,需要更换。而经销商更说,胡女士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没有注意饮食,导致病情恶化。

    后来经朋友提示,胡女士得知,这类治疗仪在广州芳村有一个批发市场,同类型的治疗仪不到1000元,胡女士打电话跟经销商理论。经销商承诺给胡女士换治疗仪,同时免费赠送一个月的美国新药,但胡女士必须为新仪器支付300元的费用。胡女士觉得这是新的骗局,于是来到现场投诉。

    食药监督局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会找执法人员核实胡女士所说情况的真实性,掌握了证据后会依法处理。

    市民买到假货投诉无人理

    回复:工商质检食药监均称管不了

    市民江先生则投诉称,去年10月14日,他在百济新特脑科药房的天猫旗舰店购买了一个疗程的“玉竹兰葛茶”,花费560元。他上网查询得知里面添加有绞股蓝,这是可用于保健食品的原料,不在QS的发证范围内,并认为这一产品在冒用许可证。

    根据寄养合同,老人相关医疗费是由老人及其家人自行承担,在关于疾病救治方面,老年公寓要尊重老人和家人意见,所以当时就没有强求孟先生将老人送到医院。院方还表示,在此后几天,他们发现老人病情加重,一再催促孟先生将老人带至医院,但他要么推托没有时间,要么就借口没车不方便。后来还是养老院的院长和妻子用院方的车子,主动将老人送到医院去的,并垫付了2000元费用。院方认为,他们已尽最大可能救治老人,不存在违约情形。

    院方认为老人的死是孟先生的过错导致的。在老人受伤后不但没有第一时间到现场,事发后两次看望老人后,依然没有送老人就医救治,“赡养老人为儿女的法定义务,孟先生才是有过错的”。双方各执一词,到底真相如何,责任如何认定,都待法院进一步查明,该案将择日判决。扬子晚报记者 邢媛媛

    去年12月,他向省食药监局进行举报,该局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原则,将这一举报转交广州市工商局。半个月后,他又收到来自市工商局的回复,“‘可用于保健食品的物品’,且没有标识和声称具有特定保健功能,保健食品批准文号或者专用标识的,由质监部门依法查处”。

    在活动现场,市工商局认为,由于这一茶中添加有属于保健食品的绞股蓝,根据规定应由市质监局查处。市质监局则称,今年3月份市编办已公布大食药监机构改革的方案,这一查处的职能已划归市食药监局。但是市食药监局工作人员三缄其口。江先生在现场走遍了市食药监局、工商局和质监局的摊位,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记者成希 实习生 魏婷 袁桂麟 通讯员 胡碧涛 刘炜)

太阳城娱乐城http://www.jz21.net/lYwxLs/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