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暑娃娃鱼在动物园住“单间”后半身无法下沉 辅导员和学生网上谈心三小时回帖上千条

17/10/11

昨日,娃娃鱼的尾部一直漂浮在水面上。 重庆晨报记者 甘侠义 摄

    近日,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国际贸易系开展了一场辅导员线上“微访谈”。辅导员们与学生进行微博交流,一对一实时解答学生在学习、生活、求职等方面的疑问。

    随着线上主持人宣布活动开始,官博话题主页被学生的各种提问刷屏,短短三个小时里,评论量达到1300条。

    30岁娃娃鱼中暑病危后续>

    8月8日本报报道了《30岁的娃娃鱼中暑病危》的消息后,这条娃娃鱼已于8日上午被转送到重庆动物园进行救治。昨日,在重庆动物园金鱼馆,重庆晨报记者见到了这条30岁高龄的娃娃鱼。动物园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它的情况比较正常,动物园正在对它进行隔离观察,等它完全适应了重庆的天气和周围环境后,再请专家给它会诊。

    无外伤但尾巴无法下沉

    昨日,在重庆动物园金鱼馆的一个水池中,这条娃娃鱼的头和身体前半部分都贴着水池底部,但从身体中间部分开始向水面漂浮,而到了尾巴,约有20厘米的一截完全漂浮在水面上,这让它的身体倾斜在水中。经过测量,娃娃鱼体长大概1.1米。

    “身体漂浮、无法下沉是它目前的主要问题。”重庆动物园两栖爬行类动物饲养员伍元春介绍。他说,目前这条娃娃鱼整体正常,没有表现出焦躁不安的情绪,各项生命特征也很稳定。

    “昨天我看了晨报关于它的报道,当时就很担心它是不是体表有什么外伤。”伍元春说。

    “娃娃鱼的皮肤就是它的保护层,如果是因为外伤,皮肤受损导致感染,从而引起它之前那些症状的话,那么情况就很复杂了。”因为担心,8日动物园接到这条有异样的娃娃鱼后,伍元春第一时间就仔细检查了它的外表和皮肤,所幸体表没有发现明显的外伤,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也没有发现皮肤方面的其他异常。

    而对于娃娃鱼出现的“身体漂浮”,伍元春表示,自己和其他同事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动物园的兽医初步诊断后,也无法确定病因。于是园方决定,先对它进行隔离观察,等它完全适应了主城的温度和动物园的水质环境之后,再请专家教授给它细致会诊,找出病因。

    住“单间”享受循环过滤水

    目前,这条娃娃鱼住的地方属于金鱼馆的办公区域,并不对外开放,环境很安静。除了它之外,还有很多条娃娃鱼也生活在这里,不过只有这条娃娃鱼是单独住在一个水池中的。

    记者看到,水池的上方吊着一块铁丝网,铁丝网上面叠放着两块海绵一样的东西。水池里的水正是从水管中流到这些海绵上,之后再流进水池,水池清澈见底。

    伍元春介绍,这是一套简易的水循环过滤系统,因为娃娃鱼对周围水质要求比较高,如果含过多杂质或者有机质,不利于它们的生长,所以才要对水进行过滤处理。

    尽管刚刚换了生活环境,但记者看到这条娃娃鱼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安,安静地躺着,偶尔把头露出水面,张张嘴,呼吸一点新鲜空气,马上又潜进水中,还弄出很多气泡。

    “难道它是想进食?”看到这种情况,伍元春立刻捉来了一只人工养殖的小青蛙,用长钳子夹住送到了娃娃鱼的嘴边。只见,娃娃鱼迟疑了一下就张开嘴咬住了青蛙,不过在它又张嘴准备把青蛙吞进去的时候,这只青蛙却逃跑了。

    伍元春又找来一只青蛙,不过这次娃娃鱼的动作过猛,没有看清它到底吃没吃到。伍元春又试了两次,但娃娃鱼再也没有张嘴,反而爬到池子的另外一个角落去了。

    “昨天它来了之后,我们就没给它喂食,想等进一步稳定之后再说。可能是今天天气凉快一些,它稍微有点想吃东西的意思了,但好像也不是很想吃。”伍元春说。

    昨日,水池中的水温在25.5℃左右,伍元春说到了最热的时候,水池的温度可能会接近28℃,但因为娃娃鱼属于变温动物,只要不是过于剧烈的温差变化,它们还是能够适应。

    尾巴沉入水底好像很难受

    昨天,伍元春还说到了一个细节,在这两天的观察期间,曾经有一段时间,这条娃娃鱼把自己的尾巴“硬生生”地沉到了水底。也就是说,它还是能够控制自己这部分的躯体。但是过了一会,尾巴又浮了上来,“好像感觉把尾巴硬压在水底,让它有些难受似的。”伍元春说。

    对于娃娃鱼身体漂浮的原因,伍元春猜测:“会不会是因为它吃的东西不合理,导致自己尾巴部分的脂肪过厚,在水中的浮力过大呢?”

    不过,他表示这仅仅是猜测而已,真正的病因,要等到专家会诊之后才会揭晓。

    “老师,我想问一下我们毕业之前是不是也有职业指导方面的教授,现在就业形势严峻,很多大学生都想要找到好的工作,但一开始走上职场难免有点迷茫,可能不能很好地明确自己的方向。”

    “从你们大一进校开始其实已经开始职业方面的指导了,学校图书馆一楼创富中心每周都有相关讲座,你们要利用在校时间好好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寻找目标,多和老师沟通。”辅导员杨洁回答。

    也有学生上来调侃的,“辅导员啊辅导员,咱们系能不能不那么严啊?”

    辅导员王铁英逗趣地回答:“严师出高徒啊!”

    “现在手机是种工具,有时候忍不住想要在学习时拿出手机,这时要怎么办?”

    辅导员汪嘉杰说:“手机是工具,工具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但是小伙伴们总是被坏的一面利用,怎么办呢?老师们也很头疼呢。所以,线下让我们一起来沟通一下手机和学习的应用,好吗?”

    面对学生五花八门的问题,辅导员们都一一耐心解答。辅导员们萌萌的回答让学生大呼亲切。

    重庆晨报记者 王寒露

    活动结束后,辅导员们将学生的各类问题进行分类总结,以便及时了解学生动态,全力解决学生困难,将学生服务工作落到实处,同时积极总结经验。以后,该系将定期开展辅导员“微访谈”。

    本报记者 林晓莹

快3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