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模转型礼仪小姐 菲亚特克莱斯勒在美召回140万辆车

17/05/28

CFP供图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媒体报道,菲亚特克莱斯勒将在美国召回140万辆可能被黑客攻击的汽车,这也是首起因信息安全引发的汽车召回。

  菲亚特·克莱斯勒实际上是在上周宣布的这项召回决定,在美国本土召回的140万辆汽车,包括2014和2015款吉普大切诺基和切诺基SUV,以及2015款道奇挑战者等。菲亚特-克莱斯勒对这些汽车的车载软件进行升级,以避免黑客远程控制发动机、转向系统,以及其他车载系统。

  敬一山(媒体评论员)

  据报道,今年的上海国际车展果然取消了车模,不过展馆中仍不乏颜值高的礼仪小姐,她们中大多数由专业的模特转型而来。据了解,本次车展尽管车模化身各种新角色,但总体需求量还是有所减少,厂商趁机压低价格。转型做礼仪、销售顾问的昔日车模,收入也缩水不少。

  “无嫩模不车展”看来已经成为历史。昔日车模出没的时候,车展一片红火喧嚣,虽然舆论的批评声很高,但车展也借此天天夺“头条”。如今,上海车展无疑冷清了不少,据一些去过的网民“吐槽”,虽然现场还是有些很漂亮的礼仪小姐、销售顾问等,但穿着都很保守,与之对应的,去看车展的人确实不如往日多了。如果不是还有人在感慨“车模去哪了”,可能大家都意识不到又一个“车展季”的到来。

  转型总是有“阵痛”,这道理用在车展上大概也适用。没有了嫩模们“拿身体来炒作”,一些车企可能不知道怎么才能吸引目光,一些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可能不知道拍什么,一些本来把逛车展当做看“香车美人”的观众,可能也犹豫要不要花几十块钱买门票了。

  当然,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一个已有共识的、被扭曲了的过去。所以现在更值得思考的是,怎么摆脱“香车”美女的路径依赖,实现真正的车展转型。以往车展频频上演“春光大比拼”的时候,就有人对比过中外车展。国外的车展,几乎没有靠衣着暴露、身材火辣的模特来吸引眼球的,车是车展绝对的核心,即便有模特,也只能是车的“绿叶”,起陪衬作用。

  换而言之,车展应是属于车的一种艺术展。车展不是完全不能有模特,但模特的定位应是专业车模,而不是随便找些身材、样貌出众的在车旁搔首弄姿,就叫“车模”。专业车模的气质和着装,起码要和所推广车型在气质上贴合,更重要的是,车模要真正熟悉车,知道一款车的优势功能是什么,看点在哪,甚至要能现场答疑,而不是喧宾夺主地秀人不秀车。

  让衣着暴露的车模消失,是车展主办方的统一要求,可以说是一种“强制转型”。这种“一刀切”的做法是否合适,暂且不论,需要追问的倒是,车企是否做好了转型准备?一些车企继续聘用模特来改做礼仪和销售顾问,或许就是因为心里没底,多用几个不是模特的模特,想“曲线救国”地吸引目光。

  上周有报道称,信息安全研究人员通过无线连接使一辆切诺基的发动机熄火,这导致外界担心此类互联网汽车的安全性。研究人员通过菲亚特-克莱斯勒的远程信息处理系统入侵了志愿者的切诺基汽车,并向发动机、转向系统和刹车发出了指令。当时这辆汽车正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名研究人员是在家利用笔记本电脑,通过这辆吉普车的联网娱乐系统侵入其电子系统,完成了远程控制车的行驶速度,操纵空调、雨刮器、电台等设备,甚至还把车“开进沟里”。

  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委员会表示,将关注菲亚特-克莱斯勒的软件升级方案是否足以保护用户避免黑客的攻击。菲亚特-克莱斯勒在召回公告中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这一问题是否已经导致了人员受伤事故。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委员会的发言人更是强调,这是首次由于信息安全问题而导致的汽车召回。业内专家表示,这一问题应当引起汽车行业和其他相关人士的关注。

  汽车联网是汽车未来发展趋势,各大车企都加大车联网的研究和投入,但是联网后的安全问题也一直是热门话题,业内都是如何看待车联网安全的?

  有美国的研究机构分析,目前市面上出售的汽车已经不只是代步工具,而是“车轮上的电脑”,各系统内外相互连接。遥控钥匙、卫星电台、远程信息处理部件、蓝牙连接、仪表盘联网、无线胎压监测等功能使汽车与外部联通,也都可能成为黑客攻击的突破口。在汽车内部,各系统相互联通使外来攻击有了跨越系统的路径,而各系统间通信依靠的仍是创立于20世纪80年代的计算机协议,不具备“验证”消息来源的能力。

  这背后可能也有无奈,毕竟作为一个后起的汽车大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和消费观念,和国外显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车企过去“靠车模出位”的营销手法,也有投消费者所好的因素。但在邪路上奔跑,最后伤害的是车展文化和自家品牌,事实也已经证明这一点。车模们都在转型,车展更要考虑转型,考虑如何更好地挖掘传达车本身的内涵。

  原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网络安全研究负责人派特尔·扎特克就表示,汽车上述系统的整体安全“可能比目前计算机操作系统的安全状况落后15或20年”。原福特汽车公司技术专家约翰·埃利斯说,物联网连通性和新功能的增速远快于对攻击有效防范措施的增速,而汽车制造业研发周期较长,导致填补汽车网络安全漏洞或以新车型替换存漏洞车型耗时长、难度大。

  有安全人员研究统计,汽车电脑系统的数量近年来持续增加,比如2006年版丰田普锐斯内含23个电脑系统,而到了2014年版包含40个。而实际上,一些“老车型”也被加上无线连接设备,有研究人员表示,尽管汽车制造商面临计算机协议过时且存在缺陷的技术困境,但如果在安全措施研发方面投入更多时间和资源,汽车网络安全进一步完善在技术上而言“是可能的”。技术研发能否实现,还要看汽车制造商是否有足够“商业动机”。汽车制造商都很担心不安全,但难以独自承担研发成本。有业内人士分析,作为汽车制造商上游供货方的电脑软件制造商应该研发安全软件并做好维护和更新工作,但现有商业模式没有给予他们这样做的动力。这不是单纯的车的问题,还有软件和商业模式的问题。(记者满朝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