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谈负面新闻 我认为他办一桌够了

17/07/29

    昨日,赵薇导演处女作《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公映。15年前的小燕子在皇宫里上蹿下跳,吸引了电视机前的无数观众。15年后,她穿着黑色长衫和同样黑色的短裙落座,像街边任何一个快40岁的女人一样,嗓音低沉沙哑,烟一根接一根地抽,很符合她已为人母的新身份。唯一的破绽是她脚上蹬的那双球鞋,出卖了她未老的心———采访过程中,她偶尔会像小女孩那样,欢快地踢着脚。日前,赵薇接受媒体采访,谈自己的青春,谈影片的拍摄。

    做一代人的集体偶像

    “所以我现在要回馈大家,拍《致青春》”

张丰毅嫌太张扬缺席儿子婚礼:我认为他办一桌够了

张博宇

    记者:你成名很早,对青春,你自己有遗憾吗?

    赵薇:对,我拍《还珠格格》的时候才大一。再后来就要跟大人打交道,很累。我都没有早恋过,也没有享受过一个特别悠长的大学生活。

    记者:小燕子是80后的集体偶像,这种别致的粉丝和明星的关系,你自己有了解和感悟吗?

    赵薇:我也是通过媒体才知道,我原来一直这样陪伴着大家成长。很多人小时候不好意思说喜欢赵薇,现在大了不在乎了。所以我现在要回馈大家,拍了《致青春》(笑)。

    当导演兴奋大过紧张

    “第一天就拍了二十多个小时”

    记者:第一次当导演心情怎样?有没有当年拍《还珠格格》时,在片场的那种紧张劲儿?

    赵薇:其实我们虽然去年3月3号才开机,但我们提前5个月就开始筹备了,所以到片场第一天,反而是想迫不及待把准备的一堆东西呈现出来,就像做菜似的,黄瓜也切了,蒜也买了,就做呗。所以第一天就连轴转拍了二十多个小时(笑)。

    记者:自己给成片打多少分?

    赵薇:85分以上吧。我相当满意。因为我并不是想说,第一部就拍一个举世无双的电影。

    记者:感觉你拍这部片很严肃认真,影片里面一直有股劲儿。

    赵薇:我给许鞍华看片的时候,她也说,像个男的拍的(笑)。因为我性格有很疯狂的一面,我本身就不是玉女型的,等我年纪大点儿,再来走含蓄路线(笑)。

    记者:《致青春》片尾曲找王菲来唱,没少欠人情债吧?其实有没有想过自己来唱呢?

    赵薇:费用的问题是宣发直接跟她公司谈的。他们也都想让我来唱,但我还是希望能让电影的综合力量再强大一点吧。不过,下一部片《放浪记》的主题曲我来唱。

    心态变得成熟

    “叛逆都在银幕上”

    记者:从电视剧到电影,从恋爱到结婚,每一步你有详细的计划表吗?

    赵薇:我觉得这是传统吧,虽然有一颗疯狂的心,但家庭教育、外部环境还是蛮影响我的。我妈妈是老师,爸爸是工程师,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典型的中国式家庭长大的孩子,所以叛逆都在银幕上。

    记者:军旗装、打人事件、泼粪门、神秘男友……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一些负面不再去介意?

    赵薇:2005年、2006年开始吧,就我去读研以后。那时候回学校了,就觉得清静了好多,他们就说我退出娱乐圈,那退出就退出吧。就把自己和自己的工作稍微隔离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发现,很多事情可以不去做,不去做也就没有那么多是非了。

    记者:成熟后会偶尔怀念青春时的自己吗?比如《致青春》里,宿管大爷在电视上看《新白娘子传奇》,我一直以为你会放琼瑶的戏呢。

张丰毅

  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张丰毅式的父亲,他大男子主义、担当、强权,爱的表达简单粗暴掷地有声也因此后患无穷。

  张丰毅的儿子张博宇是他和前妻吕丽萍所生的,张博宇公开透露父亲一直觉得他长得丑不适合演戏,连自己在中戏的毕业大戏,张丰毅都没来看一眼:“我爸一直觉得我长得丑,毕业大戏的时候我叫他来看,我爸问谁是男一号,我说是我。然后我爸就说:‘你演男一号那还能看么。’就没去看,其他同学的父母都去了。”

  张博宇结婚时,张丰毅竟然也缺席,理由是:“我认为他办一桌就够了,他愣是弄了27桌,我觉得这个孩子太张扬了,跟我不是一路人,所以我就不参加了。”

  张丰毅对家的理解是自己在外面一切奔波、忙碌所为的东西,他觉得自己作为“老爷们儿”,就得有担当,挣钱养家,让家里人活得幸福,只有奔波累了才会回家暂享温情片刻。

  “他们”疏于与孩子情感交流,认为那是妻子的责任

  这真的是传统上父亲角色和自我心理定位的绝佳代表。由于是家里经济主要来源,所以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决策权,经常板着脸发号施令,偶尔教育孩子,也是以“强权教育”替代“说理教育”,对于孩子的重大决策,常常会越俎代庖,以“过来人”的经验提供更改建议,以“父亲”的地位压制孩子使之服从,威严十足、高高在上,“你必须”、“你要”、“听话”挂在嘴边,成为孩子心中既怕又恨的形象。鲁迅在《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文中建议“父母对于子女,应该健全的产生,尽力的教育,完全的解放”。但我们很多人的父母仍然还是有很多课要补。

  以往和父亲的相处经历给张博宇造成了某种缺失,他现在还会因为难以抵抗父亲的强逼而退出真人秀。张博宇做了演员被认为是子承父业,他也会极力撇清,强调是自己争取。他们仍处于对抗关系。

  我们和父亲辈生活在急剧变革的时代,他们的曾经和我们的如今已经相隔以光年计的距离,他们还想用以往的经验,出于善良的愿望,“帮扶”我们当下的生活,注定显得有些不合时宜甚至格格不入,那些不服输的父亲,奋不顾身继续参与孩子的生活,父子间的战火不断,父亲发现自己在儿子面前的权威全失,说话不算数了,儿子发现始终摆脱不了父亲的阴影,双方都痛苦不堪。而那些意识到自己落伍,愿意渐渐在子女生活主场上隐退的父亲,也怅然若失,身披一层落寞的微光,在静默中老去,偶尔的交流也是言不及义。于是沉默、隔膜、甚至近情情怯成了很多父子相处的新常态。

  我们都有一个张丰毅式的父亲,他们为了抚养我们拼尽全力,但他们有他们的时代局限、情感局限、性格局限,这些局限也在我们身上留下了伤痕,明显得就像树的年轮,但却是我们成长的痕迹,构成了“我们之所以是我们”的一部分。

  我们不恨这样的父亲,尤其在他越来越老去的时候,我们也常常会有“子欲孝而亲不待”的尽孝紧迫感,但你发现和父亲越来越难以抵达彼此的内心,而我们对此却感到无奈。

  同学们在微信群里讨论了半天,实际上,我觉得他们大半还是会在合家团圆的春节回到父母身边,尽管可能只是制造了“我在陪伴”的心理安慰。 记者 李渊航

  新闻眼

    赵薇:对呀对呀,当时我想放琼瑶的来着,但实在买不到碟。当时在南京拍,南京实在买不到。是蛮遗憾的,没放琼瑶的剧。又不能放我自己的,因为那个年代我还没红。付超

    G大学土木工程系,自喻为“玉面小飞龙”的郑微暗恋邻家哥哥林静。走入大学后,却发现林静已悄然出国,并没有留给自己任何消息。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活中,郑微埋藏起自己的感情,不想意外地爱上了古板又自尊心极强的同校男生陈孝正,而陈最终在毕业前因出国深造放弃了郑微。多年后,功成名就的林静和陈孝正再次走到郑微面前,企图重拾爱情。但郑微认为,青春是用来回忆的……

  前日,广娱大本营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张丰毅:我为什么不参加儿子婚礼》的文章刷屏朋友圈,文中解密他缺席儿子婚礼的原因是觉得儿子不听话,两人不是一路人,然后就简单粗暴拒绝了见证这一珍贵时刻,张丰毅和儿子关系紧张众所周知,这篇文章再添了新证据而已。

  我们这一代80后,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张丰毅式”的父亲,他大男子主义、担当、强权,爱的表达简单粗暴掷地有声也因此后患无穷,也都有一段张氏父子般紧张的亲子关系,年少时敬畏、服从父亲,长大后与他疏远,在他该暖暖静享天伦的时候,却只能和他相顾无语,无从言说。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官网,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