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CBA选秀尴尬前行 业余赛事竞技味道渐浓

17/07/11

  为期三天的CBA首届选秀训练营日前在北京体育大学落幕。参选者不足20人、整体能力与职业水准相差甚远、各俱乐部意兴阑珊——被篮协寄予厚望的首届选秀大会,正遭遇尴尬。

  参选者很冷淡

  本报讯 (记者 方海 通讯员 陈驰) 5月俨然已是羽毛球运动的比赛季,记者熟识的一位屠姓老兄这20天来已经连续参加了4项赛事,“锻炼身体,培养爱好,以球会友,何乐而不为!”——他的心声其实就是许多羽毛球运动爱好者心态的共同展现。

  23日、24日,经过两天角逐,“羽林争霸”2015红牛城市羽毛球赛华东赛区宁波站落下帷幕。赛场上,许多对手连续多年对垒,不但比出了胜负,也比出了情谊。一些新鲜血液的注入,亦使此项运动显得愈加生机勃勃。

  今年5月,中国篮协公布《港澳台球员、大学生球员等参加CBA联赛实行统一选秀》试行办法,CBA选秀制度浮出水面。历经两月,CBA选秀训练营于7月24日正式展开。没想到参选球员公示后,人们才发现对首届选秀过于乐观了。

  截止报名日期,CBA仅有20人报名,其中港澳台只有一名香港球员报名。选秀训练营开营首日再遇尴尬——两人在未参加集训的情况下直接退出,选秀当天又有一名球员未到达现场,直接放弃选秀机会。于是,整个训练营仅有17人参加。

  宝岛台湾篮球水平一直在亚洲属于前列,近几年也有诸如李学林、林志杰等佼佼者在CBA打得风生水起,这次缘何也不感兴趣?原因在待遇,选秀规定,即使是状元,年薪最高也不过30万元,这对于一些打宝岛联赛的球员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大学生球员似乎也不太重视。在参加CBA选秀的球员中,大部分人已大学毕业,球员基本上找到工作或获得学校的保研资格。在他们眼中,来CBA选秀更像是投出的众多简历之一。很多人对自己的水平也有清醒的认识,即便参加了选秀,被选中的也寥寥。

  选材者很失望

  本来就没有太多期望的各俱乐部,看完三天的训练营后,感觉更加失望。

  训练营四项体测当中,17名选秀球员的成绩很不理想。在CBA体测标准的两分钟强度投篮与折返跑(速度耐力测试)测试中,折返跑就难倒了大多数大学生球员。

  一位参加选秀的教练说,大学生由于学业与训练并重,专业水平达不到职业水准容易理解,但不能相差太多。“从训练营看,参选者的身高没有优势,对抗能力很差,技战术素养不尽人意,体能也不足,这样的‘秀’我们很难选得下手”。

  年龄也是这些参秀者的一大“短板”。十八九岁进的大学,四年下来基本都是二十二三的人了,如果这个年龄段的球员仍然需要培养,恐怕绝大多数俱乐部都不会愿意。

  好事仍需打磨

  记者为此采访了几位俱乐部总经理,他们不约而同地表示,选秀制度是好事,但好事仍需打磨,制度也仍需更细化。

  按照倒摘牌制度,上赛季CBA倒数第一的重庆队手握状元签,但总经理吕锦清明确表示:“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我们不会挑选。”他说选秀是好事,能够让业余球员看到进入职业联赛的希望。但目前大学生球员的水平偏低。

  宏远队副总经理胡志强称他们认真看过参选者的资料,也派人参加了训练营,“但目前没有发现有适合我们队的人”。新疆队副总经理何长江更是直接表示:“选秀很好,但我们不参加。”

  吕锦清提出了“即战力”:“如果我们选了一位二十好几的球员,来了没有即战力,那选他有什么意义?”

  业余赛事竞技味道渐浓

  对于红牛羽林争霸这样具有5年历史的赛事而言,每一站的队伍都有不少老面孔,具备竞争力的强者往往就这么几家。对于他们而言,每一次的再次碰撞,都是胜者希望保持荣誉、负者期待“报仇雪恨”的良机。

  宁波站比赛,羽航一队接连战胜该站2011年冠军东论一队和2014年冠军兴明液压等强队笑到最后,获得了华东赛区最后一个晋级名额。无疑,他们就是老对手。

  由于特殊的抽签赛制,第一阶段比赛,老牌劲旅东论一队便与羽航一队提前相遇。羽航一队展示了非凡实力,4比0顺利拿下比赛。而东论一队从败者组成功复活,进入16强。但是8进4淘汰赛,抽签使得两队再次遭遇。东论一队调整阵容,誓与羽航一队力分胜负。

  但因实力上的差距,羽航一队4比1再次淘汰东论一队,挺进四强。东论队长沈平说:“羽航今年强大很多,但也不是没法战胜,等我们的年轻球员再进步些,明年红牛羽林争霸我们再拼。”

  决赛,去年宁波站季军兴明液压二队和羽航一队会师决赛。羽航、兴明两家俱乐部,有着多年“宿怨”。去年半决赛,兴明液压二队便被羽航一队淘汰。而去年决赛中兴明又以4比3力克羽航,最终夺冠。

  “死敌”今年再相遇,火并一触即发。但羽航一队连下四城,终于复仇成功。

  比赛靠运气更要实力

  羽林争霸宁波站今年的比赛有新人新队伍,其中“阳光系”四支队伍惹人注目。他们平均年龄40岁,高矮胖瘦全部“混搭”。技术并非最好,装备服装却齐整规范,主客场队服好几套,还有海洋公园当赞助。队长张明辉很谦虚:“我们绝对是草根队,球员都是车友会会员。以前一起自驾游,现在一起打羽球。不求8强4强,主要锻炼学习。”

  说是草根队,球员们来头却不小,都是各行各业精英人士。50多岁的男双队员王雷钧,看似一个粗壮大叔,其实是宁波体育局的副局长。队友们喊他老王,开玩笑称他是微服私访。对手们喊他“王局”,请他拍下留情。王雷钧则说:“低调低调,我打羽林争霸和职务没关系,只是为了好玩,这我还是第一次,千万别给我太大压力。”

  不过一打起比赛,老王还是霸气十足,连胜三场,完全看不出年过五旬。年轻的队员发挥不佳,老王还会客串教练,场边大声指导几句。“我们挣不了冠军,但有实力进前6。一半靠拼,一半看运气。”老王和队长一起去抽签,却没压住运气,最终阳光一队1比4落败,王雷钧还失去了第五场再出战的机会,全队上下遗憾不已。

  “差一两个球就逆转,王局的能量没释放啊。哪个裁判不认识你?”听完球友们开玩笑,王雷钧很认真:“输球主要看实力。玩的开心就好了。也说明羽林争霸很公平,很阳光啊。”

  “只要有5个人进入CBA,对我们就是鼓励,选秀制度将在未来打破CBA和CUBA之间的鸿沟。”联赛办公室负责人张雄认为,由于是第一年选秀,不会对成果有太高期望,但起码是好的转变。好事需要好的制度来支撑,如果在大学生培养、年薪制度等等方面有所改进的话,CBA选秀的未来仍可期。

  羊城晚报记者 周方平

  至此,2015红牛羽林争霸浙江省6站城市赛全部结束:浙江银江(杭州站),青羽b队(绍兴站),光辉岁月队(义乌站),金球国豪一队(温州站),瑞安朝育一队(台州站),羽航一队(宁波站)将代表浙江出战华东大区赛。

  6月13日,华东赛区决赛将在南京举行。获胜球队将去武汉参加全国总决赛。全国冠军还将去印尼雅加达,为世锦赛开球,与陶菲克、李宗伟等名将较量。

本文由葡京娱乐场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