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世界杯的“ABC”原则 强忍剧痛跑完21公里夺金

17/07/16

  圣保罗6月12日电 万众瞩目的2014年世界杯已拉开帷幕。类似广告界奉行的“ABC”原则,巴西世界杯也有Animal(动物)、Beauty(美女)和Child(孩子)。

  本届世界杯的吉祥物,灵感来源于一种名为犰狳的哺乳动物。犰狳又称“铠鼠”,是生活在巴西内陆地区的濒危物种,它在感受到外部威胁时会蜷缩成一团,用甲壳保护自己,这一形象与足球相似。

  脱下跑鞋,张莹莹脚趾上的伤口皮肤已经撕裂,被雨水泡得发白。她的教练田鑫看得眼圈都红了:“带着这样的伤,如果是普通人,别说跑步,连走路都不可能,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疼痛,她却忍着跑完了21公里……”

  这是今天世界大运会女子半程马拉松结束后的一幕。参赛的中国选手张莹莹继此前10000米比赛中带伤夺牌后,今天再度带着伤痛在阴雨与大风中参赛,拖着伤脚的她超越包围自己的3名日本选手,最终夺得冠军!

  国际足联表示,选择犰狳作为吉祥物,并命名为“福来哥”(fuleco,“足球”与“生态”的融合),旨在强调环境与生态保护的重要性,经过卡通设计,小家伙穿上球衣、拿起足球,易于被全球儿童接受。

  “福来哥”是世界杯第六次启用动物做吉祥物。事实上,首个世界杯吉祥物诞生于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一向以狮子为国家徽号、被誉为“三狮军团”的英国人,塑造出名为“维利”(Willie)的卡通狮子。此后,美国小狗“射手”(Striker)、法国雄鸡“福蒂克斯”(Footix)、南非小豹扎库米(Zakumi)均曾来到绿茵场。

  在世界杯的开幕式上,由9万个光群组成的高达8米的“LED球”模拟出地球的演化过程,数百名表演者围绕四周,分别扮演植被和动物,表现出巴西境内潘塔纳尔湿地的独特风貌。

  美女向来是世界杯不可或缺的风景线。1990年在意大利“时尚之都”米兰,组委会将时装秀搬到开幕式上,带给球迷视觉冲击。1998年在法兰西,前任法国第一夫人、超模卡拉·布吕尼身着靓装出现在“花海”之中。2006年德国世界杯,球王贝利在“德国最美女人”、名模希费尔的陪伴下,手举大力神杯入场。

  而在圣保罗球场,本届世界杯主题曲主唱之一、44岁的“拉丁天后”詹妮弗·洛佩兹艳光四射。她身着性感的紧身衣,与另两名歌手一同热情演绎主题曲《我们是一家人》(《We are one》)。

  洛佩兹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西班牙语系艺人,个人累计唱片销售额已超过7500万美元。她曾在1994年美国世界杯上献唱,但当时并非“主角”。如今,她站在舞台中央,在全球10亿观众面前宣告了自己的乐坛地位。

  开幕式还让两个普通的“孩子”成为家喻户晓的人。其一是28岁巴西残疾青年平托,身患截瘫的他穿上了科学家们设计的“外骨骼”机器衣,通过传感器,把意念传输给电动的腿部支架,踢出了本届世界杯的“第一球”。他的笑容,被外界誉为当日最温情的一幕。

  “得了冠军就忘了脚疼了!”张莹莹高举五星红旗,骄傲地站上领奖台,一张娃娃脸上绽放开灿烂的笑容。

  张莹莹的脚是在8日进行的女子10000米比赛中受伤的。当时她跑至5000米时被对手踩掉了右脚的鞋,但她为了不耽误时间,没有停下来找鞋,也没有减速,最终光着一只脚摘得铜牌。赛后,她的右脚三个脚趾已被磨得破皮流血,但这名来自天津师范大学的姑娘却笑称不疼,“这是对我最有意义的一枚奖牌!”

  赛后,队医立刻对她的伤口进行了处理。当时,对于是否参加4天后的半马比赛,田鑫说要看伤情而定,但是张莹莹说她压根没想过不参加,“我认为有4天的恢复,应该可以参赛。”

  在田鑫看来,张莹莹最大的特点是“倔”,也正是这股脾气让她掉鞋后跑完10000米比赛。“当时鞋掉了,她还冲我们摆了摆手,表情很坚定。”田鑫回忆道,“我们只能在看台上给她加油,赛后看到她的伤口,大家都哭了。我当教练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坚强的队员……”

  今天的半马比赛,由于伤势未痊愈,田鑫希望张莹莹完赛即可。“赛前我们还在跟她商量是不是要在脚上打一些包扎,但她怕比赛中胶带不牢固影响发挥,决定不用任何包扎,直接跑。”田鑫说。

  比赛伊始,张莹莹采取跟跑战术,处于领跑集团;距终点还有5公里,她开始甩开对手,最终夺金。这几天,张莹莹成了大运会的焦点,今天比赛之后,许多韩国志愿者都纷纷找她合影。

  25岁的张莹莹10年前开始练习跑步,“以前练跑步感觉挺枯燥的,每天除了跑就是跑……”随着入读大学、开阔视野,她逐渐体会到跑步的快乐,“我这几年一直在享受跑步,把它看成课余爱好,训练效率、比赛成绩反而更好了。”目前攻读体育人文社会学硕士的她,已经确定毕业后留校任教,兼任队员和教练,“我应该还会读博士,让文化生活更充实些。”

  今年5月,张莹莹被评为天津师范大学十大“感动人物”。“她这是最后一次以大学生的身份参加大运会,她的表现给我们运动队很大鼓舞。我们从事体育教育的人真正开心的时候,并不是看到学生拿到金牌,而是看到学生素质的提高、精神的展现,用她的行动点燃大家的激情。”田鑫说。

  另一个是小女孩伊莎贝拉,她与其余63名当地儿童一起入场,分别代表闯入决赛圈的32支球队。值得一提的是,伊莎贝拉是这其中唯一的女孩,她在彩排仪式上穿的是绘有阿根廷国旗的球衣,为此非常难过。而在当日,她如愿代表巴西、排在队首,可谓“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世界杯从不乏惊奇(Amazing),而这里是巴西(Brazil),期待冠军(Champion)。(完)

  本报记者 黄志阳

  (光州12日电)